銀行業前11月罰金破10億 近四成百萬級罰單涉房地產金融

信貸強監管持續升級 嚴防違規“輸血”樓市

銀行業強監管“威力”延續?!督洕鷧⒖紙蟆酚浾邠y保監會官網統計,截至11月末(以罰單披露時間計),銀保監會及其派出機構對各類型銀行業機構(不含個人)已累計開出罰單近2000張,罰金金額已突破10億元,遠超去年全年。其中過億罰單兩張,超千萬罰單12張,百萬級罰單數量超過百張,與去年同期相比近乎翻倍。

在“嚴防資金空轉套利”的監管基調下,今年以來,銀行低利率信貸資金違規“輸血”房地產罰單明顯增多。僅百萬級大額罰單中,銀行涉房貸款違規數量占比就接近四成。業內人士預計,在當前金融監管高度關注房地產金融“灰犀牛”的背景下,加強貸款全流程管控、防止資金違規流向房地產等領域仍將是未來監控重點方向。

百萬罰單頻現

前11月罰金創新高

今年以來,銀保監系統對銀行機構已累計開具罰單近2000張。其中11月單月罰單50余張,盡管數量較其他月份較低,但百萬級大額罰單頻頻出現。

11月單張金額最高罰單由中信銀行天津分行摘得,為290萬元,案由為“個人貸款資金未按約定用途使用、部分貼現資金直接回流出票人”等五項原因。此外,貴陽農商行、深圳寶安桂銀村鎮銀行、天津農商銀行、恒生銀行等多家銀行也被處以百萬元以上罰單。

從前11個月整體處罰情況來看,今年仍是嚴監管“大年”。據統計,前11個月罰金金額累計已突破10億元,創歷史新高。其中,民生銀行、浙商銀行兩家銀行被處以上億元巨額罰沒金額,單張罰金超千萬的罰單12張,百萬級罰單數量更是超過百張,與去年同期相比近乎翻倍。

業內人士表示,監管部門對違規銀行開出大額罰單的做法,體現了金融監管從嚴從緊的政策導向。“今年銀行貸款額度相對充裕,違規貸款會導致各類貸款風險增大,大額罰單的開出也有助于更好落實防范金融風險政策導向。”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盡管國有大行和股份行在大額罰單中占比較高,但從整體來看,中小銀行仍是罰單“主力軍”。特別是四季度以來,受不良處置壓力加大影響,中小銀行因以貸還貸、掩蓋不良等原因被罰次數和金額均明顯增加。數十家銀行因違規處置不良接到罰單,其中大部分為農商行、農信社和村鎮銀行。

例如,貴陽農村商業銀行及下屬5家支行因涉及轉讓不良債權資產包不合規定、

通過同業投資承接本行不良資產等原因被開出22張罰單,罰款金額合計605萬元。另外,朝陽柳城村鎮銀行因“以貸收息虛增利潤,以貸收貸延緩風險暴露、掩蓋不良貸款”而被罰。

信貸資金“輸血”房地產

仍是監管重點

從違規原因看,信貸違規依然是監管處罰的重災區,超5成罰單、逾60%罰金涉及信貸相關問題。包括貸前調查與貸后管理不盡職、貸款實際用途管控不嚴格、授信業務違規、違規發放個人貸款和信貸資金被挪用等行為,其中又以信貸資金違規“輸血”房地產尤為明顯。在百萬級以上大額罰單中,近四成罰單涉及違規“輸血”房地產。

例如,農業銀行因涉及個人住房貸款首付比例違規,被處罰金5260萬元。中信銀行因違規發放土地儲備貸款、信貸資金被挪用流入房地產開發公司、個人經營性貸款資金被挪用于購房,被罰2020萬元。廣發銀行因消費性貸款用于支付購房首付款、違規向房地產開發企業發放流動資金貸款等多項違規被處于8771萬元罰款。

一位城商行信貸部門經理對記者表示,監管機構始終都在嚴格監管信貸資金違規進入房地產市場,但貸后進行資金用途干預并不容易。“比如,試圖將貸款資金流向房地產的企業往往存在多頭開戶,資金在多個賬戶間轉移,這就導致原放款銀行難以監督資金流向。因此,銀行需通過客戶賬單流水、繳稅憑證等進行判斷,需要大量工作人員審核,運營成本較高。”該經理指出。

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認為,對于資金流向等監控難點,下一步可以通過加強信息的共享,防范金融風險,保持房地產金融的平穩健康發展。招聯金融首席研究員董希淼建議,監管可修改相關制度辦法,將虛構貸款用途、挪用信貸資金的行為納入征信系統,提高借款人違規成本,從源頭上遏制個人信貸資金違規流入樓市等領域。

房地產金融監管或進一步加碼

伴隨近期金融監管層密集發聲,房地產金融監管或將進一步加碼。

中國人民銀行黨委書記、中國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撰文指出,房地產是現階段我國金融風險方面最大的“灰犀牛”。央行《2020年第三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也強調,堅持穩地價、穩房價、穩預期,保持房地產金融政策的連續性、一致性、穩定性,實施好房地產金融審慎管理制度。銀保監會此前也在多個會議明確提出,“嚴控個人貸款違規流入股市和房市”,嚴肅查處各類信貸違規行為。

“從防范金融風險的角度看,如果房價出現快速下滑,必將加劇房地產信貸的違約風險,導致房價下跌和債務違約的惡性循環,進而影響金融穩定和金融安全。從支持實體經濟的角度看,金融資源過度集中在房地產領域,對小微企業金融服務產生‘擠出效應’。居民房貸負擔過重,也不利于擴大內需、促進消費升級。”董希淼分析稱。

蘇寧金融研究院宏觀經濟研究中心副主任陶金認為,后續對于房地產金融的監管,除了嚴查銀行對房地產企業的違規“輸血”行為外,監管層還將強化資管新規執行,繼續壓降涉及房地產領域的影子銀行規模。

東方金誠房地產行業高級分析師謝瑞預計,以“三道紅線”為核心內容的融資長效機制將逐步推進,達到控制房地產企業融資規模、優化債務結構、降低行業信用風險及“三穩”的整體目標。此外,在流動性比較寬松的情況下,為了將資金引導到實體經濟,仍將加強貸款審查,防止資金違規流入房地產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