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巴紅了。

2020這個直播元年,直播帶貨產生了聞名全國的四個巨星,分別是羅永浩、李佳琪、薇婭和辛巴,他們四個人的一舉一動,包括他們所推廣的商品,都非常具有話題性,甚至他們的吸睛流量比很多一線當紅明星還要強。加上疫情加速電商直播的發展,買東西幾塊錢要反復比較的數億下沉市場消費者,成就了辛巴2020雙十一累計銷售額超過88億。

但人紅是非多,燕窩門事件出現。當紅的辛巴,一舉一動都備受行業與網友關注。有關燕窩的爭議,十月底就開始發酵,相關時間線是這樣的——

10月25日,辛巴旗下主播“時大漂亮”的直播間內售賣了一款為廣州融昱公司的茗摯碗裝風味即食燕窩產品,直播間內價格為258元15碗,平均每碗17.2元。

11月初,陸續有幾位收到貨的博主,稱該產品全是糖水,并沒有看到燕窩。

11月6日,辛巴的團隊辛選官方微博發布律師聲明稱,將對部分網絡用戶發布詆毀評論的侵權行為委托律師調查取證,采取法律措施,追究相關人員的法律責任。

11月19日,微博博主王海提供了一份檢測報告,報告揭露,該品牌燕窩蔗糖含量4.8%,而成分表里碳水化合物為5%。王海直稱,產品“就是糖水”。

11月20日,辛選官方微博曾回應稱:這款“茗摯”品牌燕窩產品推廣時確實存在夸大宣傳,向廣大消費者和社會各界誠摯道歉。同時,辛選控股提出先行賠償方案,召回所有直播間售出的“茗摯”品牌燕窩產品,并承擔退一賠三的責任,賠償額度合計6千余萬元。

12月7日,據辛選官方消息,截至6日中午已向27270名消費者完成近2400萬元的賠付。

12月11日,辛巴旗下蛋蛋直播過程中,辛巴現身給直播間里的粉絲深鞠一躬,深表道歉。他首次正面回應了“燕窩門”事件說:沒有一個人,一生不犯錯,沒有一個企業一生是完美的,有問題需要改進,改進才能更好!不管是誰的問題,我認為我們公司都有問題。

……

先不說辛巴的道歉表態和賠付行動,單單燕窩這種產品和行業,我是早就覺得就要出問題了。還記得9年前燕窩行業事件嗎?2011年媒體報道浙江工商部門抽查發現,一些燕窩的亞硝酸鹽含量嚴重超標,最高超標達350倍。事件曝光后,國家工商總局開始部署全國工商系統開展專項執法檢查,隨后,中國檢科院一直跟蹤開展燕窩質量安全研究和燕窩準入注冊技術支持工作,并開發建立了“中國燕窩溯源管理服務平臺”,該平臺于2013年12月25日上線運行。然而,該溯源體系并不等于國家標準、行業標準。2020年10月16日,中國藥文化研究會發布了鮮燉燕窩團體標準,該標準于今年12月6日開始實施。但該標準對于燕窩的具體用料和分級并沒有確切的標準??偟膩碚f,燕窩行業缺乏一個科學合理的國家標準,這也是燕窩市場長期魚龍混雜的原因。

燕窩門事件中,辛選團隊的選品把控不嚴是沒跑了。帶貨直播,選品是多么重要。團隊積極推進賠付工作是應該的,辛巴本人出面道歉也是應該的,相關部門進行調查更是應該的。

進入12月,眾多辛選用戶也紛紛曬出了收到退賠款的記錄,辛巴作為產品代言人的角色態度可以說得上端正,也表現出了應有的擔當,事情會有一個妥善解決。不過輿論卻更加蹊蹺,一撥自媒體跟商量好了一樣,一夜之間突然用辛巴“或獲刑15年、無期”等標題黨,攪渾水帶節奏,居然能把主流媒體的節奏都帶偏了。

更有自媒體發表了標題為《辛巴案或面臨15年徒刑,相關股份跌?!返奈恼?。類似文章和內容的出現,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居心叵測。僅僅就事論事而言,辛巴在事件中不構成刑事問題,對辛選團隊所在公司是正常的行政調查。北京盈科杭州律師事務所股權高級合伙人黃偉律師也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刑法140條針對的是產品生產者和銷售者。辛巴帶貨的行為應該是廣告代言人的身份,如果這是他自己的店或者產品則可能會定性為產品銷售者。

國家專門為保證食品安全,保障公眾身體健康和生命安全而制定的法律,并且在2018年12月29日修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食品安全法》,第一百三十一條規定:

“消費者通過網絡食品交易第三方平臺購買食品,其合法權益受到損害的,可以向入網食品經營者或者食品生產者要求賠償。網絡食品交易第三方平臺提供者不能提供入網食品經營者的真實名稱、地址和有效聯系方式的,由網絡食品交易第三方平臺提供者賠償。網絡食品交易第三方平臺提供者賠償后,有權向入網食品經營者或者食品生產者追償。網絡食品交易第三方平臺提供者作出更有利于消費者承諾的,應當履行其承諾。”

法律很清楚了。辛選團隊在選品、質檢方面因為對燕窩行業相關專業知識儲備不夠,未能甄別出品牌方提供的產品信息存在夸大宣傳的內容,存在疏漏引發輿論風波。辛巴帶著團隊向廣大消費者和社會各界誠摯道歉,并切實推進賠付工作,是該做的,是責任與擔當的落實。與此同時,廣州市白云區市場監管局、知識產權局等多部門根據輿情,已及時介入調查。

財新記者專門采訪了廣州市白云區市場監管局相關負責人,該負責人表示,該局確實已介入調查,但說“立案調查”并不準確。法律界人士指出,市場監督管理局對于辛巴公司啟動的調查屬于行政調查,不是刑事立案,不存在涉及刑事犯罪的行為。

那些別有用心的自媒體發布與傳播的“涉刑”內容,稍微懂點法律知識的人一看就知道存在夸張、夸大成分,而且大有代替監管提前執法、輿論審判,“殺人誅心”的意味?,F在看來,燕窩門事件中,一邊是主播主動擔責,積極賠償6千多萬;一邊是舉報者不依不饒,尋求法律層面更嚴厲的處罰甚至追究刑責的說法甚囂塵上。乃至針對辛巴個人,有網友說一句辛巴加油就被很多賬號圍攻謾罵,一度網上出現“群毆”的語言暴力。

這些網絡上的語言暴力“群毆”,顯然是被嚴重失實的信息帶了節奏。除了已經得補償的消費者逐漸心安之外,辛巴也好,最早發現問題的女網友也好,都遭到了網絡語言暴力的無差別攻擊。主動賠償被無視、個人隱私被起底、法律法規被忽略……網絡背后,就像有一雙雙巨大的手,用所謂的“民意”把主播團隊、生產企業、消費者推向越來越難以抽身的旋渦,卻很少見到理性、客觀、專業的法律角度來分析各方問題與責任。

根據艾媒咨詢數據預計,2020年中國企業直播行業B端用戶會超越120萬家,2025年中國企業直播市場范圍將超越260億元。截至2020年6月,我國電商直播用戶范圍為3.09億,占網民整體的32.9%。與此同時,直播電商相關投資數量及金額快速增長。

明眼人會發現,直播就是把商場的一個個柜臺搬到了網上,還加了一些情景銷售手法。直播間,就是一個系列產業鏈提供的產品與服務,向廣大網友呈現。這里面,要分清楚的是,類似燕窩門事件,到底是直播帶來的新風險,還是產業鏈上本身就有這些問題?出了問題,生產廠商、平臺團隊、主播個人,又分別依法承擔哪些具體責任?保持依法用法的最后一份理性,才能從根本上解決直播電商這個細分垂直行業出現的各種問題。

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現象在人類社會不斷重演,歷史證明是解決不了實質問題的。直播電商發展迅猛,必須一邊發展,一邊規范。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國家網信辦、國家廣電總局等部門紛紛出手整頓直播賣貨中的虛假宣傳、售后不力等營銷亂象。辛巴和他的團隊,確實不涉及刑事問題。但燕窩門事件付出了慘重代價,但辛巴必須喝下這一碗燕窩的“苦水”。辛選團隊也必須要吸取教訓,嚴格再嚴格進行選品把控,做好產品尤其是食品類產品的安全檢測,在直播帶貨時對產品宣傳要進一步務實,唯有這樣,才能對自己、對品牌、也對千千萬萬辛選用戶負責。

來源:天方燕談 作者:燕子李三

來源:網易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