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底將至,不少人開始為自己的“來年運勢”感到好奇。據央視新聞報道,當下在一些社交媒體、視頻平臺上,利用塔羅牌、八字算命、星盤分析等方式進行網絡占卜的服務比比皆是,有些還號稱使用人工智能、人臉識別等高科技相面、看手相。

剝開這些天花亂墜的話術包裝,內里卻往往是精心設計的詐騙圈套。付費后隨即被拉黑、3888.88元的“轉運畫”實則淘寶包郵50元、收費環環相扣……參與者本想讓屏幕另一端的“大師”給自己一些人生“劇透”,不承想因此墜入了被割韭菜的困局。對此,央視新聞也質疑道:這到底是“算命”還是“算錢”?

與傳統的迷信騙局相比,網絡占卜所倚賴的心理效應并無多大不同。比如,人們很容易相信籠統的、一般性的人格描述,并會對模棱兩可的表述進行主觀驗證,尋找符合自己的部分進行匹配。“你時而外向活潑,時而沉靜內斂”“你表面隨和、內心固執,有時也很懂變通”……任誰看到這樣覆蓋面極廣的表述,都會覺得好像有幾分道理。占卜師只要利用好這一“巴納姆效應”,便可輕松獲取信任,游刃有余地對他人命運進行指點和“安排”。

而且,除了部分純粹休閑娛樂的受眾,選擇付費算命者“多有心事”,往往不是感情受挫、事業遇阻,就是祈求升學順利、早結良緣。占卜者抓住這些痛點和焦慮,以“轉運”“消災”之名販賣虛假的安全感,很容易攻破測試者的心理防線,繼而瘋狂斂財。從這個意義上講,網絡占卜的詐騙伎倆其實并不“新”。

在網絡環境和高科技的“加持”下,網上占卜的隱蔽性、迷惑性和危害性不容忽視。電商平臺中,銷量過萬的光鮮成績可能有賴于“水軍”的“傾情參與”;將受眾納入私域流量后,占卜師既可用虛假的對話截圖裝扮朋友圈,營造自己算得很準的幻象,又能躲開相關部門的監管;而在設置好層層話術模板后,一些詐騙團隊更是連“察言觀色”都不必學,靜等愿者上鉤。

在網絡的放大效應下,詐騙者們賺得盆滿缽滿。2019年,重慶兩江新區警方打掉一個網絡算命詐騙團伙。經調查,該團伙共詐騙金額2400余萬元。另一邊,不少上當者被套牢。今年11月30日,內蒙古自治區準格爾旗人民法院就公布了一起重大案件。受騙者王某某在觀看劉某某的卜卦直播后,被后者以購買“驅邪符”“安置仙家”等名義騙取250多萬元。被騙取資金的網友常常面臨取證難、維權難等問題。

針對日益普遍的網絡占卜亂象,監管部門應當及時出手,對于涉及網絡欺詐、傳銷、虛假宣傳的行為,要依據相關法律進行嚴懲。網絡平臺也要加強審核,不能任由詐騙者收智商稅。

同時,也需要認識到,一些人之所以會求助于網絡占卜,主要還在于壓力無法釋放、心結難以解開、焦慮無從排解,而應對這些問題,本屬于心理咨詢的范疇。只是很多時候,人們對心理咨詢仍舊心存芥蒂,甚至會產生恥感,于是轉而向不靠譜的網絡占卜求助。然而,不論從目的還是效果而言,二者都有著本質區別。

面對生活中的不確定性,許多網絡占卜會通過承諾虛假的確定性,加深人的執念,誘導參與者深陷其中,最后通過心理操縱進行詐騙。過度沉迷于網絡占卜,無疑是授人以柄,把自己的命運交付于人。而正規的心理咨詢,則是通過真誠的溝通與交流,為人們緩解焦慮,紓解壓力,從而重獲獨立面對生活的勇氣。畢竟,人生中的不確定性永遠不會被消除,而這也是其充滿魅力的原因所在。我們應當學會的,是如何帶著積極的心態與之共存。

(任冠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