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質升上去

□斯涵涵

“新旅游”具備不少優點:一者,慢游細品,節奏舒緩,符合放松。休閑的旅游特點,既健康養生、又開闊視野;二者,經過較長時間的了解,人們可以找到更多快樂和歸屬感,提高了游客的生活品質和快樂指數;三者,“慢生活度假”包括鄉村旅游模式、康養公寓模式、文化旅游模式等不同形式,豐富了現代旅游產品樣式,對于旅游產業發展是極大利好。

有數據顯示,在疫情防控常態化、消費升級的背景下,品質游已取代走馬觀花式旅游,成為市場新方向。游客更加注重品質和體驗,愿意為高品質、好服務買單,折射“新旅游”品質升級,人們旅游愿望加倍增強,對于振興經濟、滿足人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大有裨益。

旅游慢下來,品質升上去,以“慢生活度假”呈現的“新旅游”趨勢值得特別關注。旅游已成為一種流行的生活方式,而品質才是旅游業的靈魂。旅游行業上下游企業要不斷提升新旅游的服務水平,結合游客的喜好變化、生活習慣設計特色產品,深耕細分市場,創新研發與時俱進的旅游產品,積極開發地緣優勢和完善旅游配套設施吸引慢旅游,提供豐富多彩、優質優價的旅游產品,滿足廣大旅客的多元需求,促進產業向好發展;政府部門要完善法律法規,隨時關注行業現狀,盡可能為游客提供豐富多元的生活方式、旅游方式選擇,規范旅游市場、強化監管,為人們快樂出游、如愿奔向“詩與遠方”提供有力保障, 讓“慢生活”“品質游”“新旅游”,成為社會的又一道美麗風景。

要有“慢環境”

□汪昌蓮

目前,旅游觀正在發生迭代升級,人們不再一味追求觀光景點的密度,而是享受度假“慢生活”。“慢生活家”卡爾·霍諾曾經指出,“慢生活”不是磨蹭,更不是懶惰,而是讓速度的指標“撤退”,讓生活變得細致。

事實上,人們是否能夠享受到“慢生活”,首先取決于經濟環境和時間環境。試想,一個事業無成,整天為自己及全家老小溫飽問題勞碌奔波的人,有條件追求“慢生活”嗎?一個人整天被工作崗位和任務指標所困,長年累月被加班加點所累,還有精力去享受“慢生活”嗎?可見,若想“慢生活”成為一種社會趨勢,成為一種“價廉物美”的消費品,還須當今社會給人們提供一個寬松和諧的“慢環境”。

換言之,享受旅游“慢生活”,關鍵要有一個“慢環境”。在經濟環境方面,國家應盡快出臺工資分配改革方案,提高中低收入人群的工資待遇,不斷縮小貧富之間的差距;同時,采取宏觀調控手段,發揮價格杠桿的調節作用,穩定和降低物價,增強公眾的消費能力,使更多的人群基本具備,享受“慢生活”的一個經濟“慢環境”。在時間環境方面,國家應進一步改革和完善帶薪休假制度,減少扎堆式的法定節假日,增加勞動者可自行調節和安排的帶薪休假日;特別是,采取強制措施,監督用人單位嚴格執行帶薪休假制度,規范和約束節假日加班行為,讓人們擁有充裕的時間和空間去享受“慢游”,不去給節假日“添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