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發生以來,景區被關閉、航班被停飛、游客不出門……旅游業成為受疫情沖擊最大的行業之一。一邊靠副業自救,一邊咬牙堅持;一邊“線上創業”、艱難轉型,一邊思考如何創新求變……這是疫情之下旅游從業者的真實寫照。

2月份以來,文化和旅游部連續印發了《關于暫退部分旅游服務質量保證金支持旅行社應對經營困難的通知》和《關于積極應對疫情影響保持導游隊伍穩定相關工作事項的通知》,要求各地文化和旅游行政部門根據本地實際情況迅速行動,加強資金和服務保障,協調行業組織減免導游會費,落實好穩定勞動關系的相關政策,確保援企穩崗幫扶政策到位見效。多個省份也出臺了一系列援企穩崗舉措。

隨著國內疫情形勢趨穩,旅游業復蘇之路走得如何?從業者面臨怎樣的挑戰?記者在采訪中發現,十一“黃金周”過去了,盡管餐飲、賓館等行業同比恢復比較明顯,但對于旅游行業的龍頭——旅行社或者旅游公司來說,還看不到多少希望。一些旅行社表示沒有裁員,有的還發放生活費、代繳社保。但從業者需要努力自救,他們在“別處”工作,尋找新的出路。

大眾日報記者對此進行了蹲點調查,來看看這些旅游從業者“自救”背后的故事——

莊淼:部門經理兼職當起快遞小哥

莊淼(化名)在山東嘉華國際旅行社工作多年。他已經是一位部門經理。“老板給我們交了‘五險一金’,但是經營停頓,發不出工資。”莊淼說。

生活是現實的。莊淼的妻子和他在同一所旅行社工作,疫情的沖擊,一家人一度斷了收入。今年4月份,他在順豐快遞的領秀城網點兼職當起了快遞小哥。

“每天我要6:00起床,7:20之前到達網點,馬不停蹄地忙一整天,剛開始的時候,累得受不了。”莊淼說。送了45天快遞,莊淼賺了6000多元。他的心情很復雜。“和付出的辛苦相比,這點收入太低了。但總比在家干等著強。”他說。

寧雪:旅游“大姐大”艱難轉型房產銷售

今年40歲的寧雪(化名),是山東南山國際旅行社的一名導游,在行業里算是一個“大姐大”。4月,寧雪開始在網上投送簡歷。直到6月,她找到了一份房產經紀的工作。“就是做房產銷售。”她解釋說。

新工作并不好干。寧雪沒有透露她每個月的具體業績和收入,只是說“做得很一般”。她表示,在新的行業沒有那么如意,壓力很大,業績和不少人相比有差距。她說,同事都很年輕,很多只有二十多歲,不僅有拼勁、有熱情,工作經驗也比她豐富。

“我曾經和現在的老板說,干了16年導游,來到新行業,不可能馬上就轉過彎來。但我會慢慢調整,全身心投入。”寧雪說。

謝方軍:線上創業,金牌導游轉戰直播

泰安市導游協會會長謝方軍今年52歲,是有16年導游經驗的金牌地接導游,他選擇轉戰線上——做抖音直播,推介泰山、“三孔”等景點。他說:“旅游直播主要的服務對象是那些有出游打算的人,讓他們提前對景區、景點有個直觀的了解,然后再決定要不要去。瞄準的是游客出游前的需求,應該會有很大市場。”

做直播,收入和粉絲量直接關聯。6月份,謝方軍開通抖音賬號,目前有4.9萬粉絲,“已經能夠養活自己了。”他說。盡管經營得很辛苦,但謝方軍認為旅游直播是一份很有前途的工作:“直播做得好的,收入可以遠遠超過在旅行社做導游的收入。”

劉偉:為旅游市場的恢復做足準備

觀光國旅青島分公司的導游劉偉一直在為旅游市場的恢復做準備。他準備在“定制自由行”的方向發力。“就是根據游客需求,為游客定制行程計劃,從機票、酒店預訂,到城市之間、景點之間的公共交通,到購物商圈、餐飲娛樂休閑,再到更深入的文化體驗。服務價格從1000元到2000元不等。”把山東全境游打散成各種“一日游”的可選菜單,為每個主要目的地設計一整天的活動。

劉偉說:“只要客人抵達目的地,我就開始‘跟單’服務,通過微信群在線解決客人的問題,讓客人有種‘找我就夠了’的放心。”(記者 單青 張浩 于新悅 李軼群 劉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