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歲的劉鋒是那個始終站在時代潮流前沿的人,從微博、朋友圈到抖音,都用得得心應手,經常能看到他的照片、視頻分享;

而34歲的劉崢像一個“社交網絡隱士”,沒有微博和抖音,朋友圈也大半年都不更新……

看他們父子的社交賬號,有一種奇妙的錯位。

今天,讓我們走進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武夷巖茶(大紅袍)制作技藝傳承人劉鋒以及他的兒子劉崢的世界,感受不一樣的“非遺”傳與承。

口傳心授的微妙之處

17歲,年少且張揚的年紀,劉鋒進了鄉鎮茶葉站,每天跟著老師傅熬夜做茶。他說:“當時我的工作讓我可以很輕松地接觸到很多技藝高超的茶師,誰的茶做得好,我就跟誰學,甚至細到哪個環節做得最好,我就學他的這個環節。通過幾十年的學習和實踐,我就形成了自己的制茶技藝和風格了。”

從五夫茶葉站啟程,一路從興田茶葉站、武夷茶葉站、武夷山茶葉研究所、武夷山市茶業局,到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武夷巖茶(大紅袍)制作技藝的傳承人,是劉鋒的技藝集百家之長的終點,又是口傳心授的另一個起點。

又是青春洋溢的17歲,劉鋒之子劉崢開始全心投入到茶葉的學習中,而他的師傅便是已有所成的劉鋒。一年365天,茶季僅有40天左右,這段時間,劉崢與劉鋒形影不離。第一年,劉崢就在劉鋒的口述指導下,完成了第一桶青葉的制作,并且做出了不錯的香氣。除了天賦和努力,老一輩手把手的教導同樣至關重要。

有一年,劉鋒帶著劉崢和劉崢的表哥“開青”,兩人用雙手將青弧內的茶青抓到劉鋒手持的標準竹制圓篩中,劉崢和表哥每次手抓的茶青分量并不統一,嚴格地講,每一篩茶青量最好在一斤多,但表哥每一把抓得太多,被劉鋒大聲呵斥了。如此微小的細節,正是技藝口傳心授的微妙之處。

不僅如此,每年茶季,劉鋒都會敞開茶廠的大門,迎接全國各地慕名而來學習巖茶制作的愛茶人,一年又一年,一批又一批,都親自教授。

穿透時間和藝術的力量

選擇傳統技藝這條路,注定過得與他人不同。

劉鋒,從事茶行業38年;劉崢從事茶行業17年,幾十年的時光,每一分每一秒都承載著力量。

劉崢沒有微博和抖音,朋友圈也大半年都不更新。他的業余時間都去哪兒了?

“當我下定決心學茶時,我就開始不停地喝茶,每天從早喝到晚。喝了一年下來,便逐漸對茶有些感覺,喝完后再去做茶,做完茶再回頭喝茶,這樣一來一回,很多問題自然就摸索明白了。”劉崢說,“你要長期觀察茶葉,養成細心的習慣,才能跟茶葉培養起某種默契,比如說曬青,你一個小時看一趟,跟我一個小時看七八趟,一兩次下來也許茶葉的差別不大,但是長期下來,一定會有區別。”在這樣的時間的長度和寬度里,最后到達的是藝術。

武夷巖茶市場流行過各種各樣的“火功”,花香馥郁的輕火、醇厚霸氣的足火。但不論何時何地,品鑒何年何月劉鋒、劉崢制作的茶葉,外界環境不會影響一絲一毫茶葉的“那一口原汁原味”。劉崢說:“我們所有的茶和產品,都盡可能是一道火成型的本味茶,為的就是要讓茶的味道本身大于焙火所帶來的影響,感受茶本身原汁原味的風味。”這來自于對茶葉原料、火候拿捏的自信。

傣族孔雀舞的代表人物楊麗萍曾說過:“只要你是一個審美的藝術,你不會缺失什么年齡段的觀眾。其實最高的境界是雅俗共賞。”在巖茶市場里,雅俗共賞的可能便是“原汁原味”,經得住時間的考驗,在一年又一年時間的洗禮下,擁有了穿透時間和藝術的力量。

創造延續“非遺”活力

被列入“非遺”的各類制茶工藝,可能是非遺項目中發展最好的一類。究其根源,或許是一代代制茶人對制茶的理解、經驗、技巧的綜合積淀,以及在此過程中不斷推陳出新、技術變革的現實成果,延續著“非遺”的活力。

創造與傳承,是一個量變到質變的過程。在非遺傳承人劉鋒這里,創造的表現是新品種培育。“干了一輩子茶,不要說成功培育出幾個茶種,一輩子有一個茶種讓大家接受就好,就算成功了。”為公,源于劉鋒對武夷巖茶市場的擔憂。他認為,如今肉桂這一茶種在武夷巖茶中已經流行了30年,萬一哪一天人們不喜歡喝肉桂做的武夷巖茶,那將給武夷巖茶整體帶來衰退,這時如果有一個新樹種出現,則可能再次掀起巖茶新熱潮。

一個品種從選育到適制再到量產要經歷漫長的過程,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金錢、人力成本,這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而劉崢自踏入茶行業,便跟隨父親劉鋒的腳步,開始參與品種培育。他說:“培育茶種需要特別大的熱情,需要這個人對茶感興趣,才會做這種事情。別看我們家培育了上百種茶種,但變異出的茶種真正能符合巖茶口味和標準的少之又少,往往培育了幾年之后,苗圃里的很多茶叢就要連根拔起扔掉。”

將茶廠附近的茶園開辟成品種園,種上從各大山頭單株選育和授粉培育的各個品種,每一年對各類品種進行制作研究,針對每年茶樹的生長、制作品種等情況進行大量的記載和統計,進而將一個品種真正推向市場。幾十年來,從上世紀80年代末完成選育、1992年開始對外銷售的金佛茶,到2009年選育成功的“千人拜”,到金佛的升級版“金佛甘露”,再到后來轟動茶圈、兼具六大茶類品質特征的“王威王”,都受到廣大愛茶人的青睞。

創造,給予傳承的是生命力、時代性和創新性,更是可持續發展和自我供給能力。就像在武夷巖茶大火時,劉崢研究用不同的品種試制成紅茶、綠茶、白茶,并推出相應的產品,受到市場的歡迎。“沒有傳統的東西,就沒有根,沒有創新的東西,就沒有未來。”劉崢說。

在“非遺”茶葉制作技藝里,我們看見了非遺傳承人的韌性,他們利用口傳心授的方式傳承技藝,擁有了可穿透時間和藝術的力量,創造性延續著“非遺”的活力。